<var id="pz5bj"><strike id="pz5bj"><progress id="pz5bj"></progress></strike></var>
<var id="pz5bj"></var><var id="pz5bj"><dl id="pz5bj"></dl></var>
<var id="pz5bj"></var>
<cite id="pz5bj"></cite>
<cite id="pz5bj"></cite>
<cite id="pz5bj"></cite>
<var id="pz5bj"><strike id="pz5bj"></strike></var>
<cite id="pz5bj"><video id="pz5bj"><listing id="pz5bj"></listing></video></cite>
<var id="pz5bj"></var>
<var id="pz5bj"></var><cite id="pz5bj"></cite><menuitem id="pz5bj"><strike id="pz5bj"></strike></menuitem>
<ins id="pz5bj"><video id="pz5bj"><menuitem id="pz5bj"></menuitem></video></ins>

工商銀行李新彬:企業多元化經營與高杠桿融資風險

2020-04-18 10:481759

作者:中國工商銀行公司金融業務部

李新彬
來源:貿易金融

近期,北大方正集團破產重整、海航集團被政府接管,“兩只黑天鵝”事件引起社會關注。作為昔日光環加身的明星企業,它們曾是企業多元化發展的典范。可見,通往多元化發展的道路既充滿魔力與機遇,但又暗藏陷阱與挑戰。引為鏡鑒,企業有必要深刻反思多元化戰略和路徑選擇,尤其要慎防多元化中高杠桿融資的風險。

一、企業為何要多元化經營?

企業實施多元化戰略,可歸因于資本逐利本性,多樣化分散風險,追求規模經濟邊際效用最大化,亦或是企業家與生俱來的創新精神等等方面。而深層上,我國企業偏愛多元化發展,更體現了當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階段的獨特情結。

第一,“時不我待”的集體焦慮心理。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在落后的經濟條件下起飛,發揮后發優勢,創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這期間,社會經濟的一個重要特征是面對“大市場、大需求,大變革”,社會財富快速增長,但市場與政策、法律與制度、技術與產品、工作與生活等處于快節奏變化之中,這一切都在重塑著人們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盡管企業分享了社會經濟快速增長帶來的巨大商機,但短時期內也易使人們較難把握未來預期,進而缺少內心安全感,競爭發展中充滿了焦慮情緒。

為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企業家選擇趕超戰略,希望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將企業快速由小做大、由大做強,以便在未來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確立優勢。但由于缺少經驗的歷史積累和技術上的長期儲備,模仿或復制市場上其他企業成功的產品就成為一種捷徑。當某一新領域出現較好發展前景和盈利空間,會誘發眾多企業通過多元化途徑迅速進入該領域,或投資新建,或并購擴張,致使產能迅速提高,特別是低水平重復建設往往導致行業利潤水平極速下降。為此,規模成本優勢成為構筑競爭壁壘的重要保障,這也進一步強化了企業對規模和速度的追求,而相對忽略了對產品和服務質量更多的投入和關注。

第二,“舍我其誰”的盲目樂觀心理。一些企業抓住了經濟上行周期的歷史機遇,取得了經營上的成功。在持續向好的順境之中,即便企業經營管理中暴露出來一些矛盾和問題,也能較為容易消化和處置。所以,這使一些企業家滋生了盲目樂觀的心理,將外部時勢帶來的機會認為是自身卓越領導力的成功,開始自我膨脹。企業甚至脫離自身資源條件約束,上演“蛇吞象”式的擴張,在現實中留下諸多慘痛教訓。也有企業雖具有資本實力,但缺乏多元化管理戰略能力而導致失敗。企業在多元化擴張后組織體系過于龐大,機構官僚化,執行力明顯下降,侵蝕了核心競爭力。

同時,原本聚焦主業從事實體的企業,一旦決策者發現資本經營能賺錢快、擴張快時,人性的貪婪加速了戰略非理性,在多元化和多產業并購上越跑越遠。在暴利和構建企業帝國的欲望驅使下,不再顧及多元化產業之間的關聯性與能力的互補性,對各類風險的僥幸心理甚至占據了主導。

第三,“大而不倒”的風險共擔心理。實踐中,有的企業急于快速做大,以奠定行業內舉足輕重的地位,是因為這樣就不會輕易地破產倒閉。當多元化而涉及到利益主體眾多的時候,即使企業出現危機,也更易得到社會各方力量的救助。特別是地方政府出于維護社會穩定、就業和稅源等方面的考慮,會成為總協調人和最后的救助者。可以說,企業發展的規模越大,滲透行業范圍越廣,涉及股東、員工、供應商等相關利益主體越多,就越不容易由市場來出清。

然而,企業家必須要認識到,當企業在過度多元化發展中陷入危機的時候,企業自救行動是擺脫危機的首選措施,這也是企業自身的責任所在。但事實上,危難中有的企業卻明顯的缺乏自救意識,更多地尋求外部資源,特別是期望依靠政府和金融機構來紓困。其實,即使有外部救助,但企業必須要讓施救者看到自身應對危機的信心、決心與擔當。企業家要在形勢艱難的時候,及時調整經營策略,如適當收縮過多的業務線,甚至斷臂求生回歸主業,這是獲取外部資源的先決條件。

二、企業怎樣選擇多元化路徑?

企業聚焦主業發展,還是實施多元化戰略,中外商業史上都有諸多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案例。關鍵是要結合自身情況理性分析,審慎決策。

第一,跨界多元與專注主業。跨界多元化是企業跳出單一產品、服務或市場,同時在多個產品和市場進行布局。跨界多元的主要優勢在于,能夠分散產品或市場過于集中的風險,主動應對行業周期性變化和突發性風險沖擊,使企業整體上保持較為穩定的經營狀態。但其難點在于企業內部資源配置的有效性,即企業有限的核心資源能否支撐多元化的需求。而企業聚焦主業的發展戰略,則是針對某一市場細分領域深耕細作,通過不斷提高產品質量、性能和附加價值,構筑產品內在的技術壁壘,提升市場品牌和影響力。聚焦主業發展戰略獲得成功的關鍵,是有穩定忠誠的消費群體和差異化的迭代創新能力。

那么,企業選擇專注主業還是跨界多元化?不同的企業需要根據自身戰略、擁有的資源條件,以及所在行業和產品特性,結合所處的生命周期階段等來統籌考慮。總之,適合的才是最好的。實踐中,傳統行業的中小企業,高技術型企業更傾向于選擇聚焦主業的發展模式。

第二,過度多元與適度多元。企業多元化經營存在“過度”和“適度”的區分。所謂過度多元化,就是同時大跨度進入到若干行業相關度低的領域內,尤其是從實體經濟領域跨入到房地產領域和金融行業,致使企業擴張出現風險或者經營失敗,這在前些年我國企業多元化經營中非常普遍。由于近年來以制造業為代表的實體經濟領域經營成本相對高企、行業利潤率走低,導致一些企業對高收益的房地產開發和金融領域趨之若鶩。實際上,我國房地產市場的區域分化非常明顯,且政策調控頻繁;而金融業作為高風險行業,更是依靠專業管理能力致勝,這兩者與實體經濟經營相差巨大。所以,企業在多元化擴張時,以實行審慎的適度多元化為宜。確要實施,則主要應沿著產業鏈縱向一體化,或產品相關度與互補性實行橫向一體化的多元發展。

當然,隨著互聯網消費等新興業態出現,企業生態圈化發展成為一種重要的多元化趨勢。一些互聯網企業加快并購重組,搶抓流量入口,構建著包括吃、住、行、玩等各類需求在內的新型消費生態,或者電商企業按照交易平臺、支付、物流、消費信貸等場景功能實行生態化發展。這樣的多元化發展模式緊密圍繞客戶需求滿足來打造極致的消費體驗,有利于企業發揮生態圈的聚合效應。

第三,第一曲線與第二曲線。企業的多元化是主動適應未來大勢的主動選擇。在原有成熟的市場中,企業發展都是有生命周期的。當企業現有成長曲線出現下滑,必須開辟新的成長曲線。根據查爾斯·漢迪“第二曲線理論”:必須在第一曲線到達峰值之前就開始,只有這樣才會有足夠的資源來彌補初期的投入。所以,企業未雨綢繆,需要在現有成熟產品之外探索新的領域。當今,我國很多高新技術企業這一經營特征非常明顯。在企業主要精力投入生產現有成熟產品的同時,也前瞻性地配置相應資源,進行多條技術路線探索和新產品研發,這種戰略布局對企業持續發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因為“有時當你知道走向何處,你便失去了發展機會。”在第一曲線與第二曲線的交匯期,企業現有的產品仍是主打產品,但新產品也開始被設計和生產出來,新市場正處在加速培育的過程中。就這種狀態看,企業經營必定是多元化的,至少是多產品化的。從轉型發展的意義上講,這種多元化是任何企業都必須思考的重要課題。

隨著信息社會的到來,產品和技術創新的步伐越來越快,這給企業轉型發展帶來了巨大挑戰。誠如杰弗里·韋斯特在《規模》中所描述的:我們好比在現有的跑步機上不斷加速前進,但很快會臨近奇點,就必須跳入到另一個速度更快的跑步機上。當今技術創新和范式轉移周期加速,新產業發展的周期越來越短,第二曲線可能也將很快面臨市場飽和或衰退,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在不遠的將來再尋找下一條增長曲線?企業多元化發展的邊界在哪里?我們能否駕馭這種不斷加速的多元化轉型?

三、怎樣防范高杠桿融資風險?

企業在過度多元化發展模式下,高杠桿率是常態,即以較少的自有資本來撬動更多的外部融資。實踐中,過度融資行為與過度多元化擴張如影隨形。而現實中“很多企業不是餓死的,而是被撐死的”,高杠桿融資往往帶來重大的風險隱患。當企業陷入多元化危機,很多情況下首先是反映在資金鏈上,然后再傳導到經營層面。因此,企業一定要認真關注和防范過度多元化和高杠桿帶來的融資風險。

第一,慎防多頭授信風險。為了能夠更多地獲取各種融資,一些企業利用銀企雙方的信息不對稱,內部通過不同關聯實體各自獨立地對外進行融資。表象上看,這些企業之間沒有直接的投資和控制關系,但通過錯綜復雜的多層股權嵌套,其實背后是由一個投資管理型控股母公司(或實際控制人)在隱蔽操控。采取這種運作方式,極大地加大了金融機構的風險。銀行對存在資本關聯,交易關聯和其他方式關聯的各類企業,將它們視為一個融資體,設定融資風險的總量。但盡管這樣,作為債權人的銀行等金融機構具有天然的信息劣勢,債權屬性使其不能充分參與到企業的經營決策活動中,信息具有滯后性和片面性。而一旦企業出現負面輿情,當有銀行出于避險考慮抽貸限貸,其他金融機構會互相仿效,這將會給企業資金鏈帶來重創。

慎防頻繁資本運作風險。通過資本市場公開發行上市,或進行兼并和收購活動,是企業實現多元化擴張的重要方式。但很多企業收購兼并活動缺乏清晰的戰略目標,實現資本運作只是為了短期財務獲利。當然,也有企業因為沒有戰略整合能力,獲得其他企業實際控制權后并沒能真正實現內部協同,或者導入新的資源,使企業多元化效果大打折扣,甚至成為企業轉型發展中的沉重負擔。還有企業以資本運作方式控制其他企業,將其充當為多元化擴張的融資平臺。通過該上市公司進行融資,然后再去不斷地投資其他企業。一旦擁有了眾多的企業,也就意味著獲得了更多的融資渠道。實踐中,將被控制企業的固定資產設置貸款抵押進行融資,然后以套取此資金再去進行投資,投資抵押融資再投資抵押融資……”,滾雪球融資模式導致企業的資金風險不斷被放大。

第三,慎防擔保圈融資風險。有時,企業集團內部受控制的企業實體之間采取交叉互保的方式來增信,以便形式上滿足金融機構融資擔保條件,進而提高融資的可獲得性。前幾年此類的擔保圈貸款曾一度成為銀行體系一個重要的風險來源。如果體系內某個關聯企業融資發生違約,可能導致關聯擔保企業承擔相應的違約清償責任,這種債務連鎖反應往往會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進而壓垮整個企業資金的正常運行。

第四,慎防股權質押融資風險。為拓寬融資渠道,企業實際控制人通常也會選擇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股權來設置質押,向金融機構進行融資。其好處在于,在不轉讓股權、穩定控制權的前提下,也能獲取所需資金。金融機構為了防范股票市場波動的風險,一般會設置股價下跌的一定比例作為風險警戒線或平倉線,即當其股票下跌到該比例時,金融機構將通過強行賣出被質押的股票來止損。所以,當資本市場異常大幅下跌將觸發平倉機制,金融機構為維護債權安全按照約定強行出售該股票,這將進一步導致企業股價的下跌。而企業若為防止出現此類現象,要么提供自行購入股票補倉,那么償還融資,這都將進一步加劇了資金鏈風險。因此,企業要高度重視股權質押融資風險的跨市場傳導,避免任何僥幸心理,防止持續陷入惡性循環的資金鏈狀態。

第五,慎防融資期限錯配風險。銀行對信貸資金用途實施嚴格的監督管控,普通貸款不能進入股市和期貨市場,也不得進行其他股本權益性投資。但是通過集團體系內部企業間的關聯交易,一旦信貸資金流出相關企業在該銀行的賬戶體系,銀行其實很難進行跨金融機構的跟蹤監控。為節約成本,一些企業偏愛于采用這種方式套取貸款,以短期貸款用于長期項目投資,實行“資金套利”。但這種方式本身具有很大的脆弱性。當社會資金形勢發生逆轉,或因銀行信貸政策收緊,企業的資金鏈斷裂風險就會凸現。另外,在我國資管新規實施之前,銀行貸款之外的其他社會融資總量持續快速增長,各類非標融資等也成為一些多元化企業獲取資金的一種非常重要的途徑。特別是企業獲取的“明股實債”資金,實質上是帶有明確償還期限的債權資金,而往往能以資本的身份進入股權投資等領域,無形中放大了風險。當然,隨著這類融資債權屬性的明確規范,也為企業資金安全提供了必要保障。


0
標簽:杠桿 融資 風險 
發表評論
同步到貿金圈表情
最新評論

線上課程推薦

火熱融資租賃42節精品課,獲客、風控、資金從入門到精通

  • 精品
  • 上架時間:2020.10.11 10:35
  • 共 42 課時
相關新聞

地方融資搶搭基建大戲 杠桿融資風險惹爭議

2009-08-13 13:01
419

北京研究建立普惠(中小微)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池

2022-05-24 16:15
14487

人民銀行反洗錢局發布《法人金融機構洗錢和恐怖融資風險自評估指引》

2021-01-29 11:32
24965

防范應收賬款融資風險7大常用手段,真的太實用了!

2019-08-05 19:58
47187

加強國際貿易融資風險管控

2018-04-04 23:19
74226
7日熱點新聞
熱點欄目
貿金說圖
專家投稿
貿金招聘
貿金微博
貿金書店

福費廷二級市場

貿金投融 (投融資信息平臺)

活動

研習社

消息

我的

貿金書城

貿金公眾號

貿金APP

鼎盛平台